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 再战神探 > 第441章 欺上门来
    元徽在国公府中纵情地享受着与姬妾女儿之间的美好时光,比起公主府中的莫名压抑,还是此间之乐,更令元郎君感到放松。然而,在就午食之前,难得的温馨气氛,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
  
      “主公,司刑少卿来俊臣过府了!”在堂间与葛氏姐妹调笑着,狐危悄步走了进来,拱手禀道。
  
      “来俊臣?”闻讯之下,元徽有些意外,随即眉头一凝:“我也这厮可没什么交情,他怎么来了?”
  
      来俊臣在神都,可是个鬼见愁的角色,从来都是他将人抓去审问,甚少有登门拜访的情况。元徽下意识地便开始琢磨了起来,思及过往某些小过节,看向狐危:“什么情况?”
  
      狐危摇了摇头,答道:“属下也不清楚,不过,来俊臣带了几个护卫,好像有些,来者不善。”
  
      “呵......”元郎君嘴里发出点不屑的响动,一拂袖:“我倒想看看,此人上门何意!让他进来!”
  
      狐危领命而去,方出堂,自府门那边已然传来了一阵吵嚷声,隐约可闻一些张狂的叫嚣。
  
      “来公上门拜访,竟不出迎?”
  
      “哪儿来的狗才,胆敢阻拦来公去路!”
  
      “尔等恐怕是想往例竟门走一遭!”
  
      ......
  
      没一会儿,狐危回转进堂,脸色难看,说道:“来俊臣带人闯进来了!”
  
      “要不要我回避一下?”亚云娘子美眸看向元郎君,问道。
  
      元郎君的眉宇间已布上了些阴霾,好心情是被彻底扰坏了,摆了摆手,沉声道:“去看看!”
  
      出堂步入中庭,元徽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在一干杂鱼的拱卫下,来俊臣径直往正堂这边床,数名府上卫士做着拦截的动作,然估计是心存顾忌,效果却不大。
  
      来俊臣还是人模狗样的,出门前应该精心打扮过一阵,表情间始终带着点自负的笑意,目光四斜,一路打量着公府中的环境。
  
      瞄到元郎君身边的云姑之时,两眼明显地亮了亮,随即喊住还在表现的手下,看向元徽,似乎有些讶异:“驸马,竟然在府中?”
  
      心中则暗觉不妙,探得的消息,元徽明明一直待在公主府,怎生这般巧。
  
      来俊臣的表现,让元徽心中愈觉不对劲,凝目于其身上打量了一圈,淡淡地发问:“陛下有前诏,来少卿不该闭门于府邸,何故带人强闯我这公府?”
  
      元徽的反应,让来俊臣心生不爽,尤其是那审量的目光,更令其不愉。背起双手,昂起脖子,来俊臣斜眼瞥着他:“同朝为臣,此前你我还于司刑寺共事过,本官上门谒见,联络一下感情,不过分吧。怎么,驸马不请某上堂叙话,竟吝惜一杯茶水?”
  
      元郎君,这是头一次直面来俊臣之骄狂,面上表情愈冷,转身回堂,撂下一句:“来人,奉茶!”
  
      见状,来俊臣有些得意地登阶上堂,自顾自地坐于客案。目光游移,似乎对堂上的布置装饰十分感兴趣,不过其眼神,不住地往云姑身上瞟。
  
      对其行举,元徽尽收眼底,眉头皱起,思及此人的某些爱好,对其目的有所猜测了。然后,元郎君眼神愈加冰冷。
  
      “说吧,来少卿过府,所为何事?说来,让我听听?”淡漠地看着来俊臣,元徽还不客气地问道。
  
      元郎君语气转冷,且态度间透着明显的排斥。来俊臣脸上也露出不满之色了,他自认,自己过府之后,已经很给元徽面子了,态度很好。他来少卿主动拜访,不该高规格接待?
  
      来俊臣显然是膨胀了,当然,他是一向这般膨胀。太平公主的驸马又如何,他实则并未太放在眼里,事实上这天下,除了皇帝意外,来俊臣敢对付任何人。
  
      “既然驸马这样直接,来某也不兜圈子了!”抬手拂了拂客案,仿佛要将上边的尘埃拭去一般,来俊臣又瞥了云姑一眼,直直地盯着元徽。
  
      “讲!”元徽的语气更冲。
  
      来俊臣也不客气了,直接道明来意:“前些日子,本官于西市内偶遇一佳人,当真是如英似玉,天姿国色,一颦一笑,尽态极妍。来某是一见倾心,魂不守舍。派人调查方知,其出身元驸马公府上,乃夫人葛氏胞妹......”
  
      随着来俊臣的叙说,元徽原本冷着的表情渐渐柔和下来,恢复了常态。当然,平静的表面下,怒火已然充斥于心胸。
  
      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元郎君“平和”地看着来俊臣:“来少卿是想?”
  
      “来某丧妻不久,正欲续弦,不知元驸马可否割爱?”注意到元徽的表情变化,来俊臣露出个笑容,说:“届时,公有其姊,吾纳其妹,你我二人,可为连襟之好。以前的些许小节,一笔勾销。来某保证,日后......”
  
      “哈哈哈!”不待其说完,元郎君突地大笑几声,打断了这厮,好生盯了来俊臣几眼,方才冷冷地说:“真是个好建议吶!早闻你来俊臣倚势贪淫,但有所好,便百般夺人妻妾。却没想过,有朝一日,我元徽也会经历此等事!当真以为我元徽可欺?”
  
      来俊臣原本是跟着元徽笑了,闻言,笑容收敛了起来:“来某,自认抱着极大的诚意前来拜谒,公何以口出恶言,折辱于我?”
  
      “送客!”元徽懒得与这厮废话了,直接朝狐危吩咐道。
  
      “元驸马,浔国公,你......可要想好了?”来俊臣表情变得难看了,眯着不大的眼睛,对着元徽。语气缓慢,却充满了威胁之意。
  
      “狐危!”没搭理来俊臣,元徽扭头看向狐危,目光有些凶狠了。
  
      所谓主辱臣死,狐危此时的表情也异常阴郁,目光中杀意涌现,招呼着外边的家仆,冷酷地走到来俊臣面前:“请吧!”
  
      见元郎君这儿似乎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来俊臣面上狠戾色显,阴沉着一张脸起身。
  
      “千万,不要后悔!”撂下一句话,拂袖而去。他手下的喽啰还欲搞事,被元徽下令,狠狠地修理一顿,打出府去,一点也不留情面。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下,哪里还需留什么余地。
  
      来俊臣离去后,元郎君是再也按捺不住胸中蓬勃的怒气,一掌将面前的桌案拍裂了。
  
      “你想怎么对付他?”身边的云姑发话了,语气冰冷。
  
      此时的云美人,也是被激怒了,面露狠色,怒眉上挑,气息急促,酥胸起伏。
  
      “像来俊臣这样的人,要怎样才能得到改变?”元郎君拳头收紧,发出骨骼噼啪响:“只有死!”
  
      元徽也是真糟心了,逆鳞被触,只有毁灭,才能释放他内心的愤怒!
  
      。m.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