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 录图志 > 第七十五章 落花藏龙 二

  漫漫长夜被一抹阳光驱散,大地渐渐苏醒。当阳光照进藏龙涧时,已是日上三竿。虫鸣鸟叫之声渐起,伴着溪水潺潺流动的声响,汇成一曲极美秒的天籁。
  陈克调息了一整夜,借助琅琊紫金石的神力,内力已恢复了大半,面上也渐渐有了血色。陈克深吸一口气,内劲充盈,他低头查看腹部的伤口,已经结痂,不禁释然一笑。
  琅琊紫金石当真是神奇。
  许多次体验过琅琊紫金石的妙处之后,陈克仍免不了一番感叹。他回头看着躺在巨石上昏昏睡着的云依,她苍白的面色上渐渐显出一丝血色,呼吸微弱却很均匀,显然伤势正在好转。
  陈克稍稍安定心神,环顾四周。一条蜿蜒的小溪,两排高树上,青黄相间,甚是美丽。
  “咕咕”
  两声鸣叫吸引了陈克的目光,陈克循声望去,只见数米外的枝干上一直浑身花白的大鸟正在啼叫。
  那大鸟双目迥然有神,翎羽修长,不知是何物种。
  陈克低头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再抬起头来看时,那只花白的大鸟在他眼中瞬时间变成了难得的人间美味,禁不住口水直流。
  陈克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运足气力,向着大鸟一掷,石子极速飞出,正中大鸟头部。
  大鸟“咕”的一声惨叫,从高高的树枝上一头栽落下来,两爪在地上使劲蹬了几下,渐渐止息,一命呜呼。陈克喜出望外,几步小跑过去,将大鸟捡起,就地拔毛,开膛破肚,掏出内脏,在清冽的溪水中洗净。
  升起一堆篝火,陈克将大鸟穿在树干之上,架在火堆上,美滋滋地烤了起来。
  “滋啦,滋啦”
  不一会功夫,大鸟雪白的外皮被烤成一片金黄之色,几滴油脂滴落在柴火之上,发出“噼啪,滋啦”的声响,一股诱人的香气钻入鼻孔,引得陈克口水直流。
  “什么这么香?”
  忽然,一声孱弱的轻吟从陈克的身后传来。陈克不禁一喜,回头看去,只见云依已苏醒过来,苍白的面色略显红晕,朦胧的双眼中满是缱绻的美意,泛白的双唇仍透着楚楚动人的美丽。
  即便身受重伤,她仍旧是这么美丽。
  陈克心中暗暗感慨,看得不禁痴呆。云依似乎感觉肩膀疼痛,纤纤玉手抬起轻轻抚摸伤口。
  “啊!”
  忽然,云依一声惊呼,叫道:“我的衣服,怎么......”话说了一般,登时脸颊一红,一股愤怒涌上眉梢,她一只手扯着衣服的裂口,愤怒地盯着陈克,喝道:“登徒浪子!是你,是你扯破了我的衣服!”
  “那,那是因为......”陈克慌忙解释,话未说完,只见云依忍着伤痛坐起,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时候,“嗖”的一声,向着陈克的头部砸来。
  “磅”的一声。
  陈克慌乱之中,忘了躲闪,石头正直砸中他的脑门,登时献血流出,额头周边一片红紫。
  云依仍不泄气,一只手捂着肩头,一只手勉力支撑着想要站起。
  陈克害怕她伤口迸裂,慌忙上前搀扶,上前没走两步,云依一个踉跄又栽坐在地上。这一下栽得着实不轻,她双手用力按压伤口,细密的汗珠从额头间冒了出来。
  “你,你没事吧。”陈克双手扶住云依,说道,“你不要再动了,如果伤口再次裂开,就不妙了。”
  云依用力甩开陈克的双手,一只手抬起,正要一掌拍出,忽然一愕,目光落在陈克衣衫上,满满的一大片血污之上。这才想起,陈克为就她在树林中与黑衣蒙面人搏杀,身负重伤仍旧抱着她一路逃窜。
  云依眉头一松,目光中满是歉意,说道:“你,你的伤......不碍事吧。”
  陈克一怔,低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倒是你,险些伤了心肺。”
  “怎么会没事呢?”云依急道,“你留了这么多血。”她一只手指着陈克的衣衫,眉头蹙起,显出担忧之色。
  “呵呵”陈克笑道,“我身上的血多得很,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陈克猛地一下站直身子,双手运足功力,向着云依身后的大树一推。
  隔空一掌,内劲化为无形,击中树干。大树登时哗啦啦的一片乱响,枝叶晃动,一大片淡黄色的花瓣如雨一般的飘落。
  陈克欢喜地低头看向云依,说道:“你看!”云依看着陈克生龙活虎的样子,心中稍安,不禁莞尔一笑。
  忽然,陈克的目光一滞。淡黄的花雨飒飒而下,一身如雪白衣上的一片殷红,苍白的面色上更显出漫染的眉妆,香腮似雪,鬓边发丝飘过。绝美的容颜上,带着芙蓉花开一般的微笑。
  她,真的是太美了。
  陈克想着,望着,仿佛时光由此静止,世间纷纷扰扰,人生诸多烦恼,忽而不见,只消这一时片刻的凝视,仿佛便是永生。
  “你,你看什么?”云依发觉陈克正呆呆的望着自己,不禁腮颊一红,嗔了一句。
  陈克蓦然醒觉,脸上一阵火辣,赶忙转过身去,说道:“云,云依姑娘,昨晚,我,我是为了给你疗伤,所以才撕了你的衣服,实在是情非得已,还姑娘请见谅。”
  云依微微一笑,说道:“多谢。”便不再说话。
  陈克仍觉得气氛无比尴尬,他慌乱地左顾右盼,总想着找点什么能化解这尴尬的、令人窒息的气氛。
  “啊!不好!”
  忽然,陈克惊叫一声,赶忙跑到火堆前,将那只架在火上的大鸟拿起,只见大鸟半边已烤成焦炭,黢黑一片。陈克一阵懊恼,说道:“都怪我,只顾着说话,竟然忘了......都怪我,都怪我!”
  云依“呵呵”一笑,说道:“没关系,另一半还可以吃。”
  陈克小心翼翼地将半片烤黑的鸟肉撕下,将一般金黄香嫩的烤肉送到云依面前,说:“你快吃吧。”
  云依一怔,问道:“都给我?”
  “我已经吃过了。”陈克轻轻拍了拍肚皮,说道,“你身子需要......”
  “咕噜,咕噜”
  话音未落,一阵怪响传来,竟是从陈克的腹部传出。云依不禁掩口而笑,将烤肉一分为二递给陈克。
  陈克尴尬地笑着,接过烤肉,狼吞虎咽起来。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