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 穿越之农家点金媳 > 第一百二十二章:事因 三

  刘氏也给谢氏和张氏夹了菜,嘱咐张氏道:“军子媳妇,也不是二婶说你,你说这一个县城住着,你没事的时候也带着两个孩子来你兄弟家坐坐,都是一家人,还能往外了处不成?有个啥事的,也有个人商量不是。”
  张氏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恩,知道了婶子,我以后会的。”她不是不想来,是不好意思过来。
  虽然她觉得自己没错,可自己和婆婆闹成这样,她也觉得丢人,害怕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笑谈。所以这几年她很不想回老家,很害怕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而且自己的这个堂弟媳妇是县城的姑娘,家里本来就有本事,她害怕林曦瞧不起她,觉得她没有妇德,是个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即使她自己觉得自己没错。
  “对啊,嫂子没事就带着孩子们过来玩啊,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巴不得嫂子多过来几趟呢。”林曦也热情的欢迎道。
  “行,等以后没事了,一定过来打扰。”张氏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的笑脸。
  “哎,这才对嘛,一家子的兄弟,就该多亲香亲香。不过老三媳妇啊,你也是个懒的,你嫂子不来,你这个做弟媳妇的就不能上门啊?真是该打。”刘氏笑着瞪了三儿媳妇一眼。
  “是,是儿媳的错,儿媳以后会改的,娘您就放心吧。”
  经过这一出,饭桌上的气氛终于不再是死气沉沉的了,大家的心情总算有些缓解。
  沈瑾瑜三兄弟跟着李班头也进了牢房。
  不知道为什么,一进牢房,沈大壮和沈大力两兄弟就哆嗦了一下。
  外面虽是中午,可牢房里还是一片昏暗,看着阴森森的,味道也有些难闻。
  沈大力不由的紧握住身旁大哥的手,才发觉,两个人的手都是潮湿一片。
  沈瑾瑜之前因为公事,到是进来过几次,所以并不觉得紧张。只是察觉到后面两个哥哥的脚步有些慢了,回头才注意到两个哥哥有些紧张的样子。
  趁着李班头没注意,沈瑾瑜轻声的安慰道:“没事的,如果实在不行,你们就先出去等我。”
  两个哥哥都是老实的庄稼人,衙门都很少来,更何况是监牢,有些害怕是在所难免的。
  “没事,我们就是第一次来,有些紧张,多来几次就不会了。”两兄弟拒绝了。
  沈瑾瑜有些好笑:“谁没事常来这里干嘛?又不是啥好地方。”
  两兄弟才反应过来刚才说的啥,忍不住的也想笑,还说不怕,连糊涂话都说出来了。
  前面的李班头也注意了三兄弟的动静,虽然心里憋笑,可还是忍住了:“到了,沈军,你家里人来看你了。”
  顺着李班头指出的方向,沈家三兄弟才注意到那个颓废坐在那个的男人:“军子哥?军子哥。”
  沈军现在还像做梦一样,他不明白好好的自己怎么会被关到牢里,他现在又饿又怕,混混沌沌的到现在也没理出个头绪。
  懵懵懂懂的听到牢头的喊话,才发觉牢房的门口站着几个人,只是他现在脑子还不清醒,光线幽暗,一时就楞在了那里,好久才认出喊他哥哥的几个堂弟。
  霎时间,就像是迷途的孩子忽然找到了家,沈军踉踉跄跄的飞奔过去:“大弟,二弟,三弟。”话没说完,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沈家兄弟见到沈军憔悴的模样,很是心疼:“大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沈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张着嘴巴:“我,我,”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眼泪流的更凶了。
  一家人见面自是有话要说,李班头告辞道:“人既然见到了,那我就先出去了,我在外面等你啊,沈大人。”
  “好,谢谢你了,李大哥。”沈瑾瑜确实有话要问沈军,所以也不客气了。
  等李班头走了,沈瑾瑜安抚了沈军的情绪,才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嫂子讲的模模糊糊的,你们店里的掌柜的说你吞了店里二百两银子?你赶紧和我们说说啊,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沈军擦干眼泪,缓了缓说道:“那二百两银子我根本就没有侵吞,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二百两银子哪里去了。”
  原来,端午节的前一天下午,沈军跟店里的一个伙计一起去一个从他们店里进货的店铺去收银子,因为那家老板在外面有事,直到天都黑了,二人才拿到银票,匆匆忙忙的准备回来了。
  谁知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东家的少爷,得知二人为了要货款到现在都还没吃饭,东家的少爷非得要请他们在外面的酒楼吃饭,说是犒劳他们。
  本来沈军是拒绝的,毕竟那么大笔的银票放在身上他有些不踏实,急于想要回到店里交给掌柜的。
  只是东家的少爷热情的很,和他一起去的伙计也是跟着劝着他。毕竟是东家的少爷,沈军不敢太过得罪,就跟着一起去了。
  吃饭的时候,三人免不了喝了些酒,最后沈军就有些喝大了,迷迷糊糊的被二人送回了家。
  “结果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银票不见了。我当时吓得不行,家里四处没找到之后就跑去了那晚吃饭的酒楼,结果也没有。到了店里问了昨天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伙计,他也说没看见。后来掌柜的来了,知道情况后,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就报了官抓了我。”
  沈瑾瑜有些奇怪:“那你们东家少爷那呢?他怎么说?”
  “我根本就没见着他,东家少爷有些不喜欢我,平时对我也是爱理不理的,要不是东家对我的器重,估计我现在早就被赶出来了。”沈军的声音有些沮丧。
  沈瑾瑜直觉感觉不对:“你们东家少爷为什么讨厌你?”
  “这,唉,我们店里的掌柜的年纪大了,东家就打算培养我做掌柜的,毕竟我跟着他老人家东奔西跑的这几年,他挺欣赏我的。只是我们掌柜的女儿是少爷最喜爱的小妾,他想让掌柜的儿子来接这个掌柜的,所以对我就有些不满意。”
  “大哥,你和那个和你一起去收账的伙计平时关系怎么样?”
  “恩,还行吧,那个孩子也是个可怜的人,他家里比较穷,所以我对他比较看顾一些。”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