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 丧尸不修仙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名家主的透露

  
      为了安置这窝疯了的煞兵,名家大方的专门给腾出一个小空间来。
  
      没错,一个小空间,说小,但与煞兵比,那就是大湖和小鱼。
  
      她的十万煞兵,还是剑的模样,但——在撵鸡赶狗。
  
      没错,众人被带过去后,看到的就是真正的鸡飞狗跳。
  
      鸡后头,狗前头,全是一根根弯腰跳跃的剑精,时不时一个纵跃抽在狗屁股上。
  
      明禅长长吐气:“不愧是你的种。”
  
      “...”
  
      名勿灰讲解:“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了,吃了大全大补丸似的乱飞乱撞,后来试了多次才发现,它们这是——精力太多无处发泄。”
  
      拦都拦不住啊,只能抓些身手矫健的小动物陪它们玩。
  
      夜溪:“...”
  
      心念一动,追鸡飞撵狗跳的十万煞兵齐齐一停,然后,突然朝着夜溪的方向撒欢狂奔。
  
      仿佛看到一群伸着舌头哈哈哈的二哈。
  
      夜溪闭了闭眼,收。
  
      世界为之一静。
  
      鸡拍着翅膀,狗吐着舌头,俱摊在地上,特么,终于消停了。
  
      可二层空间里,曾经的死寂一去不复返。
  
      夜溪只当看不见,左右没什么要紧的,破坏了才好。
  
      只是小金乌惊悚的面对蹦蹦又跳跳的十万煞兵,像一个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老母亲。
  
      它哺育的孩子啊,都疯了吗?
  
      夜溪真心不想看,也懒得问这群神经觉醒什么新功能,应名家主的邀,去喝茶。
  
      茶是好茶,只是水却发涩。
  
      夜溪艰难品完一小杯:“这水,有什么来头?”
  
      名家主赞赏一眼:“这是泡过息壤的水。”
  
      夜溪一呆,看看名家主得意的神情,再看名勿灰他爷爷宝贝的捧着茶杯一点一点的抿,啊了一声。
  
      “泥巴汤子啊。”
  
      名家主:“...”
  
      一众:“...”
  
      以前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可不是泥巴汤子嘛。
  
      名家主面无表情:“这水特别养人。咱们人族亲土,喝这个固魂。”
  
      固魂?
  
      夜溪眨眨眼,为什么要固魂?
  
      名家主乐了,这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凡人被惊吓会离魂。”
  
      夜溪点头,嗯,丢了魂儿,叫魂儿嘛。
  
      “仙人能神魂出窍。”
  
      夜溪再点头。
  
      “身体和魂魄可以分开,是好事吗?”
  
      夜溪茫然了:“不好吗?”
  
      名家主笑笑:“魂魄离体的次数多了总有后遗症,初时不显,时日长了,总会爆发。”
  
      又道:“为什么魂魄只有原本的身体最契合?为什么夺舍只能夺一次,越夺越弱。”
  
      “您的意思是——”
  
      “好比器。你知道器生灵,灵器完全融为一体,器才有成为神器的可能吧?”
  
      夜溪有些明白了。
  
      名家主:“天地为炉,阴阳为炭,造化为工,生灵,就是炼出来的器,天生器灵。身体为器,魂魄为灵,生来契合,因此成人,成仙,成神。”
  
      夜溪恍然。
  
      “所以,魂魄离体太多,便造成器和灵的不契合,所以,需要固魂。”
  
      夜溪频频点头:“原来是这样的道理,我倒是头次听说。”
  
      名家主嘿嘿一笑,拍拍袖子:“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为什么你头次听说?为什么别人不知道呢?”手指往上指:“后遗症在上头才显呢,咱立志长久的活,所以,养生,从眼下开始。”
  
      夜溪无语。
  
      名勿灰幽幽:“我也是头次听说。”
  
      名家主看他一眼,因为你就是一般人之一。
  
      名勿灰委屈,去看他祖父。
  
      名老爷子淡定,瞥他一眼:“名家祖规,名家子弟,非必需,不得离魂。”
  
      听话的,不需要讲原委。不听话的,讲了也不会听。
  
      名勿灰低头,所以要做乖乖的好孩子啊。
  
      夜溪:“你们竟然有息壤。”
  
      息壤是好东西啊。
  
      名家主淡笑:“上头有人的人家,都不缺这个。”
  
      夜溪啊一声,谄笑:“分我点儿呗。”
  
      名家主:“分不了,太少了,就那么一丁点儿。你要水吗?要水我可以多给你些。”
  
      “不是说那玩意儿能长不停?”
  
      “哪有那么好的事儿,不然天底下不全是息壤了?”名家主道:“这是来自上头的东西,不被此间容纳,我名家也只有那么几粒沙大小,只能用来泡水喝。”
  
      夜溪惊诧,这么少?
  
      扭头对自己人道:“都多喝些。”
  
      自己拿了壶注水,咕嘟咕嘟连饮三杯。
  
      众人无语,不过是息壤而已,你才发一笔巨款呢,没出息。
  
      夜溪问名家主:“洛水的事你们也知道吧?怎不见名家人去?”
  
      “去做什么?反正那些人得了好的炼器材料不一样来名家?”
  
      炼器的规矩,当然要给报酬,而这报酬要收取什么,完全是名家人说了算的,一般都是要炼器材料。假若拿来的材料多,直接当了报酬,或者名家买下也行。
  
      他们只对炼器感兴趣,外出寻宝寻的也是炼器材料,既然别人会主动送上门他们又何必多跑一趟。
  
      夜溪佩服,这才是人生赢家啊,一身真本事,任世间熙熙攘攘,我自不动如山。
  
      问自己人:“你们谁要打个什么,那么大块道心石呢。”
  
      名家主嘴角一抽,看着众人,温和道:“正是,想要什么,我让人给你们打制。”
  
      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准备。
  
      可谁知,一群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竟没一个开口。
  
      名家主莫名觉得被看低。
  
      最后还是空空把皮皮抱出来:“家主帮我看看,皮皮能变得更好吗?”
  
      名家主:“...”
  
      我们是炼器的。
  
      但机关术也有族人钻研的。
  
      把小机关狗抱在怀里,一摸,唔,手感相当不错。
  
      “你想将它变成什么样子?”
  
      空空也拿不定主意,道:“我就想让它永远陪着我,到了神界也能陪着我。”
  
      名家主撸狗的手一顿,好志向,这要求简直了,不愧为一家人。
  
      “变成器可以吗?”
  
      “只要皮皮还是皮皮就行。”
  
      名家主心里叹气,所以说,要求越详尽反而越好,要求越模糊越难做到。
  
      怎么才叫做皮皮还是皮皮?至少外形不能变。能长久陪伴,得生灵吧?还能在神界生存,这不是要得一只狗形神器吗?
  
      炼一只狗狗,唔,好像很有挑战性啊。
  
      名家主忽然来了亲自动手的兴致,感觉某种玄妙的灵感正向自己扑来,道了句失陪,让名勿灰照应好他们,抱着皮皮匆匆离开。
  
      忽然,名老爷子腾的站起来,两眼放光:“家族肯定是想到什么了,我要去看看。”
  
      追了过去。
  
      好吧,一家子都是炼器狂。
  
      夜溪戏谑:“你不去?”
  
      名勿灰摇头:“不着急,祖父回来会与我说的。”
  
      便是家主真琢磨出新技巧来,也会对下头公布。
  
      他们名家就没有敝帚自珍那一套,有什么心得体会了,都会拿出来分享。
  
      “诶,你们是在这里等萧兄回来,还是另有安排?”名勿灰问。
  
      “怎么?要逐客吗?”夜溪挑眉。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