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 > 王者美意 > 第283章 变身

  这是什么地方?
  我睁开眼,刚才怎么像是盹着了。
  我四处张望。
  忘言在哪儿?
  龙戒呢?风间呢?两个光明精灵小呢和小幻呢?
  我抬头望天,曾经高大的密林去了哪里?
  我仿佛置身于一片草丛中。
  目之所及,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喂——”我扬声呼唤,“你们都去哪儿了?不管我了吗?”
  突然听得“唰!”“唰!”两声,我身边的草丛被劈开,两张灰暗的脸凑到我的面前来。
  什么鬼!
  居然是两个灰头土脸的黑暗精灵!
  嗬!
  身边竟然埋伏了两个黑暗精灵,我都不知道。
  不知他们看到我这个异族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会不会打草惊蛇、突然暴起?
  怕倒是不怕的,但我还是谨慎地将身子朝后闪避了一下。
  “要死了你?!”其中一个黑暗精灵冲着我就是一声低喝。
  “你不想活,可别连累了我们!”另一个黑暗精灵将声音压得更低,一脸的鬼鬼祟祟,“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大呼小叫?你自己曝光了不打紧,我们可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要是被发现了,大家都死得难看!”
  嗯?
  这两个黑暗精灵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这湮灭的精灵古国不早就被他们黑暗精灵占领了吗?连永恒之井都被他们炸毁了,他们早已是这片土地上的新主,怎么表现得这般藏头露尾、偷偷摸摸?有什么阴谋诡计吗?
  而且,听他们的语气,再看看他们的表情,除了鬼祟、小心,好像没有一丝看到异族之后的惊诧。
  我沉住气,不说话。装糊涂。
  “这会儿你安静了!”第一个黑暗精灵四处张了一下,没好气地说:“还好,这地方偏僻,没被那些巡逻的家伙们发现……你是怎么进到这里的,看你有点面生啊!”
  面生?岂止是面生?我们完全分属不同的族类好吗?
  我瞪着他,脑中飞转,仍未说话。
  “算了,是个哑巴。”第二个黑暗精灵一脸的遗憾和嫌弃,他拉扯着第一个黑暗精灵,“走了、走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同一个哑巴费口舌……”
  “什么哑巴?刚才他嚷嚷那么大声音你没听见?”第一个黑暗精灵呛声道。
  “是哦。”第二个黑暗精灵承认道。
  两个家伙再次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我。
  我仍未说话。
  “碰到一个傻子……算了,走了。”第二个黑暗精灵猫下身子,尽量将身体隐入草丛,慢慢向前挪去。
  第一个黑暗精灵转身跟上,刚走了两步,突然回头对着我低声说:“兄弟,看在同类的份上,我还是提醒一下你,别学着人家到这地头上、想混点什么东西,你那笨头笨脑没睡醒的样子,一个光明者过来瞬间就斩杀了你,快回去歇着吧!”
  兄弟?
  同类?
  光明者斩杀?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低头,我看看自己:一双灰突突的摊开的手——这是我的手?这怎么可能是我的手?!
  侧身,我看向后背:背上耷拉着两扇肮脏的翅膀——翅膀!我什么时候长出翅膀来了?!
  抬头,我极目四望:整个世界在我的眼里只有两个颜色,黑和白!
  我突然一下子就崩了,蒙住脸,大声嚎叫: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风间不过是将那个黑暗精灵胸口的一朵死去的地狱之花连根拔了起来,我怎么就变身成了一个黑暗精灵了呢?
  脚步声急,迅速靠近,不等我反应过来,一左一右,我被架了起来,几乎是脚不沾地地开始急速穿行。
  是那两个折返的黑暗精灵。
  他们架着我,把我朝未知的地方拖。
  茂盛高大的草丛,擦过我的脸颊,犹如刀割。其中一个家伙伸手过来,试图捂住我的嘴。
  “不用捂了,我不叫了。”我疲惫地说。
  但他们不信任我。
  一只手,不知是哪一个家伙的,还是伸过来,紧紧捂住我的嘴。
  一只肮脏的、带着异味的手,捂得我一阵作呕,倒叫我冷静下来。
  我虽然预感到不对,但仍未能阻止风间拔出那朵枯黑的花朵,当时我只觉眼前一黑,难道是地狱之花喷吐出来了有毒烟气?若真是有毒,那为什么只有我一人中毒、身体发生了变化、还变身成了一个黑暗精灵?忘言他们呢?为什么我的身边看不到他们?而且,听这两个黑暗精灵的对话,此地是光明精灵的古国无疑,但好像时光发生了倒流,回到了光明精灵占据优势、黑暗精灵躲躲藏藏的从前!
  “呜呜!”我发出低低的呜咽,睁大了眼睛,求恳地看着似乎头脑更清醒一些的第一个黑暗精灵。
  “把手放下吧。”第一个家伙瞅着我,低声道:“他像是有话要说……放下!让他说话!”
  我的嘴被松开了。
  两个家伙警惕地看着我,生怕我又要发狂暴起。
  我摇摇头,低声喘息道:“这是精灵古国吗?此时的精灵之王是不是唤作‘信’?”
  “你怎么知道?还以为你是个傻子!”第二个家伙惊奇地说。
  “哼!”第一个家伙瞪了他一眼。
  天哪,果然如我所料!
  “两位兄台,请将我放下来说话,我是再也不会大呼小叫、引来光明者的围捕、陷大家于危险境地!”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第一个家伙没有经过挣扎,迅速就松开了他的手。
  第二个家伙虽仍有狐疑,但手也掐得没那么紧了。
  “你怎么到的这里?”第一个家伙低声问我。
  “误打误撞,误打误撞。”我点头赔笑道。
  我为什么要做出这般谦卑的姿态?我心里有点奇怪。
  这具驱壳是哪个黑暗精灵的?虽然内里装的是我美意的灵魂,但言谈举止,仿佛又是另外一个人的做派——分裂的感觉。
  “怪不得!看你那傻样,也没本事穿过光明者的屏障!不过你误打误撞竟然到了这里,你这小子还真是好运气!”第二个家伙砸咂嘴道。
  “什么‘好运气’!”第一个家伙瞪了第二个家伙一眼,提醒道:“这里太危险,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好的,好的!”我忙不迭应允道。
  “你若被抓到,别供出来见到我们两个!”第二个家伙加了一句。
  “那是,那是!”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满脸堆笑。
  两个黑暗精灵留我在草丛中,转身离去。
  “那个……”我唤了一声。
  第一个家伙转头看我。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刚才说的‘光明者瞬间就能斩杀我’,是指光明精灵一旦看见我,就会杀了我?”我语气很恭顺地问。
  “不然呢?”第一个家伙冷笑道,“不杀了你,难道还将你供起来、好吃好喝好招待?”
  “为什么要杀我?”我继续问。
  “嗯?”第一个家伙挑了挑眉毛,不能置信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们光明者斩杀我们暗者无数,好像从来没有人问过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他们自大、傲慢,仗着自己长得美、又会飞,认识这世间的花团锦簇、鲜艳烂漫,就容不下我们暗者的阴暗晦涩……”
  “就是就是,”第二个家伙插嘴道,“他们讨厌我们,唾弃我们,说我们丑陋又龌龊,看到的世界也是灰暗一片,只配待在肮脏狭窄的地方自生自灭,一辈子莫要出来丢人现眼!还说我们根本不配称作‘精灵’,充其量就是个虫子!”
  “那也不至于‘斩杀’啊?”我说。
  “你还是天真,”第一个家伙冷静地说,“你低估了在一个族类当中,自认为高阶的那一方对低阶那一方的碾压和屠戮。对他们而言,这可不是什么残杀,这是保持族类纯度和优良繁殖的必要措施。对他们来说,我们暗者是不存在什么意义和价值的,除了拖累他们!而且他们宣称,我们暗者的存在完全就是玷污了萤族的称号!”
  这……同精灵小呢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你快走吧!赶快离开这里!”第一个家伙垂下眼睛,好像不想再说下去。
  “你们来到这里,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吗?”我又问了一句。
  “好处?嘿嘿!”第二个家伙笑了,“从他们手里想得好处,那可是难得很啊!不过,能给他们添些堵,对我们暗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了!”
  两人不再搭理我,借着草丛的掩护,拖着脏兮兮的翅膀,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了。
  我站在一片黑白混沌中。天空,是灰白的,草丛,是灰白的,远处,是灰白的,脚下,亦是灰白的。我伸手使劲揉揉眼睛,睁眼再看,仍是令人窒息的灰白!
  我长叹一声,扑倒在地,将脸埋入了草丛下的土地里。
  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需要知道答案!
  耳边是风吹草丛的沙沙声,我感到脑子一个激灵,仿佛有一双大手在我脑海里拼命驱赶什么东西——它在驱赶我的记忆!
  是的,好像有一股强悍的力量想要把我、美意的记忆从这具驱壳的脑海里驱逐
  出去!
  我定定神,决定避让——让“你”做主吧,我索性腾出空间让“你”表现,我只保留极小的一块旁观之地,让我看看“你”想干什么,让我借此找到答案。
  退让的意识仿佛一个悬空的视角,我清楚地看到作为一个暗者,即黑暗精灵的我自己,继续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草丛里,身子没有动,只是将脸侧过一边,看得到脸上是羞愤和惊惶的表情。
  这不是美意的样子,虽然我现在的意识随附于他,但他不是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胆小又怯懦、无意间闯入了光明精灵领地的黑暗精灵罢了。
  我看着他——可怜的我,我都不知道自己的驱壳去了哪里,只能用意识查看着他的动静。
  突然,一阵细细碎碎的嘈杂声顺着风吹了过来。
  好像有人在靠近!
  暗者突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晦涩干巴的脸上愈发惶恐——没有了我美意的加持,这个黑暗精灵的胆怯暴露无遗!
  “快来!这里竟然有一个……”一个兴奋的声音响起,人未到,声先行。
  “让我看看!”一个霸道的声音冲到了面前,草丛劈开,一张脸露了出来,然后是整个身子。
  借着暗者的眼,我定睛望去……难道是他?

新萄京棋牌手机官方网